微信购彩可以吗 > 工控新闻资讯 > 工业互联网的“刚需”之辩
工业互联网的“刚需”之辩

今年下半年,章琦(化名)辞掉了在运营商稳定的工作,和几个朋友开了公司,主攻工厂自动化以及AI机器视觉检测。章琦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现在做工厂自动化以及视觉检测的工厂实在是太多了,对于他们而言,一切只能“慢慢来”。

中国制造业的自动化变革仍在进行中,如今同时还要实现智能化发展。区块链行业创业者王峰(化名)却对“工业互联网”持怀疑态度,在他看来,工业互联网并不能带来订单,同时他也认为,将工业设备连接起来、收集数据并通过APP展现结果这种方式上并未看到有效的价值。

一名来自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的内部人士于富强(化名)对记者表示,通过互联数据,能够发现设备利用率的情况,从而能够对工厂的整体管理生产效率进行优化提升。不过他也坦承,工业互联网目前来看并非是所有企业的“刚需”。但若要推广,需要行业的大企业先吃“螃蟹”,树立行业标杆,让工业互联网的优势逐渐得以体现。

如今国家政策是在不断推动着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各工业互联网公司对于场景需求、商业模式仍然在不断探索中;新兴的互联网企业也进入B端市场,意图以互联网思维在这片市场开疆拓土。

商业模式之辩

工业互联网最早由通用电气提出,该公司于2012年发布的《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中提到,工业互联网最开始是将传感器及其他先进的仪器仪表嵌入各种机器,收集并分析海量数据,用来改进机器性能,并提高将其连接在一起的系统和网络的效率,甚至数据本身能够变得“智能”,立即知道自己需要抵达哪些用户。

据工信部《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以下简称“《推广指南》”),工业互联网网络是构建工业环境下人、机、物全面互联的关键基础设施,通过工业互联网网络可以实现工业研发、设计、生产、销售、管理、服务等产业全要素的泛在互联。

目前工业互联网在厂家的应用并未做到“泛在互联”,而是企业内部设备系统部分互通的状态,企业通过在生产设备上安装传感器等收集数据的设备,最后将数据汇总到APP等终端上。

于富强向记者介绍,目前大小公司都会用的一个数据叫做设备综合利用效率(OE)。工厂为了保证设备的使用效率,会采取三班倒或两班倒的方式保证设备不会关停。但实际情况是设备的使用效率并不高,而通过在机器设备上安装传感器,收集这一数据就能够实现对设备利用率的监督管理。

于富强告诉记者,富士康工业互联网采取的是对工厂整体进行定制方案的商业模式,主要目标客户是行业内规模较大的企业,对其进行个性化的定制。

还有一类工业互联网公司并不是销售整个定制化的“智能工厂”,而是会进入更加细分的领域,其商业模式也有所不同。

树根互联工业互联网内部人士谢苏(化名)告诉记者,他们主攻的领域在于售后服务,主要解决的是中小企业用户在售后服务方面成本高的痛点问题。谢苏表示,设备生产商可通过远程监控设备来监控卖出的设备保养状况,如出现问题,售后服务技术人员就可及时联系客户提供进一步的服务,此外,设备生产商还可以通过传感器监控设备的开机情况,从而决定接下来各地区销售的数量。据谢苏所言,树根互联的这套模式是按件收费,并且会有标准化的产品,基本版的配置能够满足最终用户大概80%的功能需求。同时,也会提供个性定制的服务。

此外,10月20日下午,在乌镇召开互联网大会期间,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工业互联网很大的特点在于个性化服务,企业如何实现技术化创新的同时满足个性化服务,是聚焦工业互联网领域的企业面临的更大课题。

近年来,互联网巨头对于B端更加关注,不过在于富强个人看来,互联网巨头进入工业领域仍然是按照互联网思维的“烧钱”模式来做,在他看来,制造业属于要精打细算的行业,他对此保持怀疑态度。“它只能做上层的那些(应用层)。但他们如果只有那些上层的东西,做生意就做不了。他们没有制造经验,所以要做品牌,让大家来一起做。”于富强说道。

虚实之辩

按照王峰的想法,上述的方式都属于狭义的工业互联网,也就是实现一个小范围内的设备互联互通以促进管理效率的提升。而对于他来说,这些给厂家带来的价值并不是最根本的。“厂家想要什么?订单!”他说道。

“批量化的生产,它当然能够提高效率,减少成本,但是问题是它跟互联网时代是相悖的,现在个性化的需求越来越多,怎么能够做到柔性化生产?你的生产制造端、供应链端、消费端,三网(端)打通才可以,仅仅靠工业互联网很难,因为它是一个非常被动的接受方,它不是一个发起方。”王峰说道。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朱光博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传统制造企业的主要痛点是不能根据市场需求灵活生产。大型企业的生产会按照客户需求重新组合,工业互联网平台将作为一个枢纽综合客户和厂商的信息。

“现在没有一家(工业互联网公司)做到‘一横一纵’打通的状态。”于富强说道。所谓“一横一纵”不仅仅是打通行业纵向产业链,同时也覆盖整个行业。

“说实话,很少有一家企业能做好一个行业,因为你要把一横一纵全部打通,它一定是扩散的。你一扩散,又没办法聚焦,没办法专业,就没办法把一个行业吃得非常透。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可以做。”于富强说道。

虽然对工业互联网抱有消极态度,但王峰也并未否定可通过建设工业互联网的供应链端来提高管理效率,如在供应链端加入银行贷款的环节来帮助企业渡过资金难关。

工业互联网的另一大痛点就在于,行业内属于竞争对手的企业之间的数据互通。按照王峰的说法,一些工业参数属于企业机密,并不愿意分享出来。

今年下半年开始,工业互联网似乎得到了爆发式发展。于富强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上海每个区约有七到十几个智能工厂,现在马上有上百个了。政策是其中的一大重要因素,此外各地政府也在发放关于工业互联网行业的补贴。

政府目前在做的一件事叫做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建设,目前已经在各地逐步推进标识解析二级节点。谢苏介绍,标识解析就是把你每一个商品每一个数据都规定好,跟我们的身份证号码一样,他会给你一个编号,你按照这个编号上那套系统就可以查到相关的一些参数。

此前有媒体报道,工厂设备缺乏统一的编码规则,由于工厂通常有数量众多的供应商,建立统一规则几乎难以实现。而标识解析的建设旨在解决这一问题。

根据《推广指南》,截至2020年,将会初步构建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建设一批面向行业或区域的标识解析二级节点以及公共递归节点,制定并完善标识注册和解析等管理办法,标识注册量超过20亿。

于富强表示,目前的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是朝着工业4.0前进,虽然离理想还有段距离,现在可能只是3.4、3.5的程度,但是“不往前走,工业4.0就无法到来。”他说道。

【双11活动】Fluke便携式红外热像仪

  寄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本站动态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工控网客服热线:0755-86369299
版权所有 中华工控网 [email protected] www.xwbmd.tw, All Rights Reserved

微信购彩可以吗
网安备案编号:4403303010105